Posts Tagged ‘统一语言’

为何全球无法统一语言?

在圣经《创世纪》篇章记载中,人们曾经说着同样的语言。然而,因为人们聚在一起打算建一座巴别塔,用来纪念人类的成就,以致忽略了神,从而招致上帝的惩罚。上帝令人类开始说不同的语言,因此人们再也无法一起合作建塔,轻视神灵。 曾经有过一种语言是人类都能理解的吗?语言学家们不知道;因为没有足够的关于语言起源的信息,只有一些我们的先祖怎么会说第一个单词、第一句话的理论。早前的人类是模仿他们在自然中听见的声音吗?他们是不是牙牙学语,一直到有些固定的声音产生了意义?我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,但语言学家们仍然在研究婴儿的大脑,想确定语言或语法是否存在于我们大脑的固定板块里。 有一种关于母语学习发展的主流理论,涉及到了工具和资源。教会另一个人如何使用工具,两人必须使用协定一致的词汇交流,在分享和保护食物、住所之类的资源时也是如此。因此,住得近的小群体需要学会互相理解,他们创造了有特定含义的词汇和语法。而世界上另一组人群,可能需要完全不同的词汇,所以语言在孤立隔绝中发展各异。想想这个例子(但是错误的),爱斯基摩人有关于雪的一百个不同的单词,因为他们就是有这么多。虽然这种陈述不对,但在一些文化中,确实大米和骆驼的单词比起英语多得多。 因此这些小群体,和其他群体隔绝时,会自己给工具和资源创造名称,并且想法子描述资源该怎么分配。但是当另一组人,迁移来这个地方,带来不同的资源进行交易时,人们开始设法把不同的词汇和交流融合起来。假以时日,这就是语言如何发展的进程,并且一些群体战胜了他人,这也是有些语言灭绝的原因。 在历史上,和说不同语言的人一起旅行很困难;如今,我们生活在一个从纽约搭飞机,几小时后就能到中国的世界里。在全球化的世界,说同一种语言不是很有好处吗?有些人提倡应该采用通用的语言,但是很难找到一个族群,仅仅因为文化、历史被植入其他文化影响,就愿意放弃自己的语言。毕竟,英国人不愿放弃莎士比亚的语言,正如西班牙人不愿放弃塞万提斯的语言。试图创造世界通用的第二语言的尝试也失败了,就算我们同意用共同的语言,从今往后的100年这种语言也不可能一成不变。毕竟,由于网络的影响,语言变成了情感符和缩略语的混合体,就像LOL。语言发展进化的太快,以至于我们不可能只说一种语言。 ...
Posted: 十月 25th, 2011
Categories: , 社会
Tags:
Comments: 473 Comments.